陌上花开

【一个英俊的目录】

穆穆不惊左右:

文章没写几篇倒先整理了目录,什么人啊这是。


(蔺靖和多cp在下面)




凌李:


【凌李】当我们想睡李熏然的时候,凌院长在想什么:因为吃盒饭而爆红网络的小李警官和电器困难户凌院长的故事。或者一个低端僵尸粉的励志上位史。




【凌李】从小就都是李熏然的错:凌院长会读心术,可以看到李熏然所有的心理活动,结尾处有拇指阿诚出没。凌远:熏然,你是不是又想吃了?李sir:没有!凌远:我听到了。




【凌李】李熏然说你现在可以摸摸我了:李熏然在看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就会开始发电,小赵医生手机没电的时候,就给李熏然看一张凌远的照片,然后把小李警官当充电宝用。嗯,然后我写不出介绍了,戳链接吧?




【凌李】三次被他跑了,一次他没有:熏然散尽还复来的故事。




【凌李】有关于同居的二三事: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琐事日常絮絮叨叨。




下面三篇是我的男友不是人系列:


【凌李】那天凌院长买了一袋糖雪球:李熏然是一只圆滚滚的糖雪球。




【凌李】把李熏然关进电脑需要几步:李熏然是杀毒软件自带的桌面宠物,一只会每天绕着电脑屏幕跑圈做晨练的小狮子。




【凌李】那个躺在凌院长口袋里的李熏然:凌院长为什么一直用4s呢,因为4s里住着一个李熏然,siri李熏然和4s狂热爱好者凌院长的故事。






【凌李】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不老歌长什么样子:一个非常放飞的娱乐圈AU,发现介绍越写越短了。




【凌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写过网红小李警官,这次是网红凌院长。灵感来自@博物杂志,一个一本正经的网红凌院长和一个凭借自拍出位的小李警官的故事。




【凌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pokemon go的梗,在小赵医生乐此不疲抓皮卡丘的时候,小李警官正忙着拿着精灵球到处抓凌院长~




【凌李】那天凌院长捉到了一只鬼:小李警官是一只鬼,小甜饼!真的只是一块饼。




【凌李】:凌院长仍未只那天李熏然看见了什么:一个略大的脑洞……真的略大,就不剧透了,咳咳咳。




【凌李】哥,我觉得我要恋爱了:预知未来梗,一个可以预见未来的李熏然。李熏然对阿诚哥说:哥,看见那个男人了吗,我觉得我要跟他恋爱了。




蔺靖:


下面三篇我有点喜欢哈哈哈哈。


【蔺靖】你真的是一条龙吗:哭包和阁主小时候的故事。




【蔺靖】先生,请你自重。:哭包和阁主长大了的故事。




【蔺靖】琅琊阁主又来信了:哭包和阁主转世为人的故事。




【蔺靖】萧景琰,有你的贡品:地府au,写不出介绍来了,想出来了再写。




【蔺靖】记一次愉快的网购经历:阁主逛论坛看见了陛下求拼单代购的帖子,于是两个人就愉快地一起拼单买起了榛子酥的故事。




【蔺靖】陛下他又背着包袱跑了:陛下带着磕掺的全部家当,骑着马背着包袱,单枪匹马三顾琅琊山的故事,优雅污。




多cp: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系列,全员成精系列。哦不,除了杜见锋。对不起啊旅座。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①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②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③




【多cp】这位妖友请留步 ④






【多cp】要听一段不靠谱故事吗:有了全员成精系列,也就有了全员成仙系列。个人对小李警官和阿诚哥的人设非常满意沃!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①:内容如题目,全程都在认真地点题,绝对没有跑题!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②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③


整理目录主要原因是……害怕以后真的写多了整理起来会很辛苦,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特别励志。


穆穆不惊左右同志,生于2016年6月27日,卒年不详。


名字出自方孝孺的《蜀府敬慎斋》: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蔺靖】我们陛下说要宣你

穆穆不惊左右:

因为今天又看了一遍民国去成均馆当儒生那一集,被击中了(躺倒掏心)啊……实在是太可爱。


所以写了小时候的琰琰去太学读书的故事。




01


 


第一次见到蔺晨,萧景琰不过四五岁的年纪,恰好是刚进太学那天。


 


小皇子年纪小,又从来没正经读过书,早上起来被静妃仔细套上一身暗红色的漂亮新衣服,蹬上最软和的鞋袜,身后跟着顶两个他那么高的宫女,糊里糊涂牵着静妃的手就被送进了太学。


学堂里哥哥年纪都比他大,一个个坐得端正笔直,熟门熟路地跟着先生摇头晃脑,念些为人君为人王的大道理。


萧景琰听了两句,听不懂。


他也没打算听,他忙着些别的。


小孩腿短,坐都坐不稳,挺直了腰背也没比书案高多少。


萧景琰一门心思忙着掰自己的小短腿,试图坐成哥哥们那样。


然后把自己掰了个跟头,咚的一声,白胡子老太傅捋着胡子看过来一眼。


萧景琰赶紧爬起来坐回去,恰好先生又考他们默四书里的句子,他看着皇兄们一个个拿着黑乎乎的墨锭在黑乎乎的砚台里转一转,然后用毛笔蘸两笔,开始在书简上写字。


未来被梅宗主指着鼻子叨叨没脑子的靖王殿下,在小的时候其实还算是聪明的。


虽然年纪小,也知道有样学样,拿着墨锭磨一磨,抄起大毛笔在砚台里滚一圈,开始写字。


 


02


 


四五岁的小孩哪里会写字。


萧景琰攥着毛笔越画越起劲,案上书上都是墨,连屁股底下的垫子都成了黑色。


太傅在别的皇子那里看完,转到七皇子这边,看到一团乱糟糟,深觉头疼。


太傅罚萧景琰去外面反思半个时辰。


说是反思,也是念他年纪小,该是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年纪,给个借口干脆放他出去自己玩一会。


奈何萧景琰从小就老实。


尽管还未及发展成日后牛一样的倔脾气,但也是一板一眼、说一不二的个性。


他老老实实蹲在外面一棵桃树下,也不敢乱跑,从脚边摸来一根小树枝,蹲在地上戳蚂蚁。


就是这时候遇到了蔺晨。


彼时的蔺阁主也不过是个肉墩子的年纪。


算起来还要比萧景琰小几个月,看起来却比七皇子足足大了一圈。


老阁主入朝献策,肉墩子颠颠地跟在他爹身后。


蔺晨瞅见蹲在地上脏兮兮的萧景琰,脸上手上都是墨,新衣服也花了,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在那戳蚂蚁。


什么皇家威仪,一点都没有。


和他从宫门口一路走过来看到那些板着脸的人都不一样。


肉墩子扯他爹衣袖:“这是谁啊?”


老阁主从服饰到年纪看了一眼:“应该是静妃生的七皇子。”


“七皇子是谁啊?”肉墩子往前小跑两步,仰着头看他爹。


“萧景……萧景什么来着,”老阁主一拍脑袋,再笑呵呵掐一把儿子的脸:“记不得了,谁让他家生这么多,还都叫差不多的名儿,哎呀,几天不捏我儿脸上肉又多了。”


老阁主心满意足,我儿养得真好。


你看他老萧家锦衣玉食喂出来的小皇子也没我儿敦实。


 


03


 


第二次见面,是一两年后的事情。


那几年琅琊阁与朝廷来往尚且算是热络。


老阁主远朝政而亲社稷,愿意为社稷百姓谋千秋事。


每年也会入宫一次,但从来不跟朝堂里那些成了人精的大臣有往来。


 


萧景琰入太学几年,已经能好好地背出四书五经,听老太傅讲道理也不打瞌睡了。


几日前太傅表扬了七皇子,说是再长进一点,就可以跟他景禹哥哥一道去学骑射。


萧景琰心里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但是脸上定得平平的。


背地里读书越发用功。


在太学一坐就是一天。


硬生生在某些不可说的部位坐出了细小的红疹子。


 


04


 


 “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静妃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扒掉儿子的亵裤,另一只手里端着绿莹莹一盒药膏:“太傅夸你一下,你也不用这么用功呀。”


小皇子拽着被子一角骨碌碌把自己裹进去,严肃道:“不给母妃看。”


“为什么?”


“我是男孩!”萧景琰又紧了紧被角,从静妃这角度看过去,只瞧见自己儿子圆咕噜的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自己,警惕又认真。


做母亲的没办法,把药膏放下,拢着衣袖站起来:“那找个哥哥来给你涂药好不好?”


说罢扬声叫了小宫女进来:“今天琅琊阁主是不是入宫来了?他家小公子来了没有,请过来吧。”


蔺晨比萧景琰小几个月,但比同龄人长得都高一些,每天在琅琊山里上树掏鸟蛋下水摸螃蟹,比皇宫里的小皇子们看着也都圆了不少,静妃见过一眼,一直以为蔺晨是哥哥。


床上的被子团听到这个名字,抖了抖。


萧景琰皱着眉毛努力把两只小脚丫也包进被子筒里。


他在太学听人说起过。


就像宫墙外的人对宫闱秘闻永远有着灭不了的憧憬,宫墙里的人对宫墙外的江湖轶事也有着诸多好奇。


蔺晨是琅琊阁主的儿子,琅琊阁主你知道吧?老厉害啦。


知道知道,听说他儿子也厉害,才多大,医书都看了不少,说是普通的病症他都诊得出来。


哪有那么神,你就听他们吹吧。上次进宫来,我见着了,揪着宫女辫子喊美人,才多大点啊。


说的也是,到底是乡野匹夫养出来的。


萧景琰在一边装模作样攥着毛笔,一个字都没写,全神贯注地支棱着耳朵听人聊天。


 


05


 


静妃差人叫了琅琊阁的小公子来。


两年过去,小公子个头拔了不少。


他走进静妃宫里,看见好大一张床,上面堆着软绵绵的锦被,软绵绵的被褥里支出一个小脑袋,也正探头探脑看他。


蔺晨咧嘴一笑,衣角一撩,一屁股坐上床榻,一点也不见外开始从被子里剥皇子:“听说你起疹子了,我爹说只有小娃娃才会起痱子。”


萧景琰想别人说他,也不是没道理。


讲话真是一点体统都没有。


“我不是。”


“你怎么不是?”蔺晨打开静妃留下的药膏,绿莹莹挖了一手:“谁捂出痱子谁就是小娃娃。”


萧景琰想跟他讲道理,想来想去,发现太傅教他的那些大道理都用不上,一时憋不出话来,被蔺晨逮住出神的机会,扒了裤子涂药。


涂完之后,对着小瓶子闻一闻,摇摇头道:“你们太医院这药膏不行,没我爹的好。”


萧景琰趴在被子里,屁股凉飕飕的,想反驳一句,再一次发现太傅教他的那些大道理在跟蔺晨这人说话的时候真是一句都用不上。


“你桌上这燕窝,也没我们琅琊的好,明年我带来给你吃罢。”


萧景琰听到燕窝,扭头看蔺晨:“真的吗?”


“那自然,”蔺晨盘着腿坐在床边,单手撑着脑袋看小皇子:“不过你明日得陪我在宫里玩一玩。”


萧景琰想一想,这两日太傅休沐,陪他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06


 


萧景琰跟着蔺晨,几天时间,爬了好些树,树枝蹭坏了小皇子好几件金贵的衣服。


还爬上大殿对面的阁楼,看梁帝上朝。


“好威风啊。”萧景琰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跪在地上朝拜他父皇。


“你以后也可以啊,”蔺晨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苹果,就着萧景琰干净的新衣服蹭一蹭,咔嗤咬一口:“以后你也当皇帝,比这个还威风。”


萧景琰伸手从蔺晨袖子里给自己也摸出一个苹果,在自己衣服上蹭一蹭:“我不当,我皇长兄当。”


 


蔺晨还是喜欢拉着宫女姐姐的袖子喊美人,宫女看他可爱,从手里的托盘里偷偷拿两块点心放在蔺晨手里。


萧景琰不敢,探头探脑跟在蔺晨身后。


蔺晨拿了点心,转头就放在萧景琰手心,大方得不得了:“都给你吃。”


以至于几天之后琅琊阁主要走,萧景琰还很是舍不得。


如果蔺晨走了,那就没人陪他爬树了,他还得去太学里老老实实一坐就坐一天。


萧景琰扒在门框上送蔺晨,蔺晨说你别送了,过个几百日我就又来了。


萧景琰一开始还数着日子,每天在纸上记一笔,一道横杠算是一天。


没过几天就数不清了,萧景琰攥着皱巴巴画满了横杠的纸,一言不发坐在书案前,也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静妃跟他说,别数了,桃花再开的时候,那个胖哥哥就回来了。


 


07


 


桃花再开,蔺晨果然来了,又窜了个子,给萧景琰带了纸包的燕窝。


萧景琰拎着燕窝跟在蔺晨身后:“我们等会再去爬树罢?”


“爬什么树,小娃娃才爬树,”蔺晨一屁股坐在萧景琰床上,喝他杯里的水:“我带你看马去。”


 


蔺晨每年来,都给萧景琰带点小礼物。


第一年的燕窝,第二年的小点心,第三年,偷偷摸摸给萧景琰塞了几册宫外流传的闲话本子。


皇子们一向只读百家经典,萧景琰拿了这封面上画得花哨的册子,藏在枕头底下,每天睡前看一看。


蔺晨老神在在地晃着腿坐在他床边:“这叫痴男怨女,景琰懂吗。”


萧景琰懒得理他,他怕静妃察觉,只留了两盏小烛台,烛火明暗,萧景琰凑在下面看。


原来世间夫妻并非都像自己父母一样,几个月都未必见一面,即使见了面,话也说得客套生疏。


原来还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


 


再后来萧景琰骑射精进了,蔺晨就送他名匠锻的宝剑和塞外的小马驹。


十几岁的萧景琰骑在马上,意气风发。


蔺晨叼着根草靠在一边的树上,想不懂自己怎么突然就想对着个男的喊“美人”。


 


08


 


桃花开开谢谢好几年,刚好到赤焰军案发那一年。


朝政动乱,老阁主也不再入朝。


 


萧景琰突然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


当然,在人心惶惶的当时也并没人在意一个不起眼的萧景琰失去了什么。


只是赶得巧了,一下子全没了。


大概真是一时间失去太多,甚至不知道该舍不得哪一个才好。


蔺晨的名字和其他不可说的名字一起,封死在了靖王殿下有哥哥有挚友的想当年里。


 


09


 


萧景琰小时候不长个子,他每天吃好多点心,也还是小小一个,以至于白当蔺晨做了很久的哥哥。


也没人注意他是什么时候长起来的,长身玉立一个人,比起当年的祁王殿下并无不及。


靖王殿下沉默寡言,靖王殿下忠正耿直,靖王殿下脾气倔起来油盐不进,不受宠爱也是活该。


后来,不受宠爱的靖王殿下成了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不近女色,皇帝陛下勤于政事,皇帝陛下脾气倔起来还是油盐不进,非要在宫里种桃树。


 


等到桃花开了某些人就会回来,这样的鬼话,皇帝陛下自己都不信。


不过他还是有点隐隐约约的念想,毕竟其他人,是再也回不来的。


 


10


 


后来萧景琰还是又见到了蔺晨。


彼时的萧景琰已然龙登九五,龙袍加身,高居大殿之上,见梅长苏留给他的谋士。


蔺晨抄着袖子在殿前笑,神态仿佛当年拿着绿莹莹的药膏说皇帝陛下不过是个小娃娃。


“景琰,可还记得蔺某?”


 


这位谋士先生入宫几天,东晃晃西晃晃,一直不见萧景琰。


直到老太监忍无可忍,跑来跟萧景琰打小报告,说这人老是逮着个漂亮点的宫女就喊人家美人,梅宗主这推荐的都是什么人啊,乡野匹夫,成何体统,陛下还是早日把他打发回去的好。


彼时正端坐案前看折子的萧景琰手一抖,毛笔一抖,洇了一大滩墨。


陛下沉默半天,吐出一个字:“宣。”


老太监摸不到头绪“宣谁?”
陛下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宣蔺晨。”


“蔺晨?”


“就宣那个到处喊人美人的。”


“不直接赶出宫去?”


“赶什么赶,给朕宣!”




(最前面摔跟头写大字的原型是民咕咕,最近掉进了锁文的套路,锁了也不要诧异……)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